酒神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2017名人堂|年度诗人臧海英 挥舞出诗歌的刀锋

来源:酒神文学网   时间: 2020-08-14


1月16日,经过由梁平、张新泉、霍俊明、蒋登科、周瑟瑟、胡亮六位资深诗人、诗评家组成的专家评审团的投票,参考网上人气值,综合评出“2017年度名人堂·年度诗人”为臧海英。


2017年恰逢中国新诗诞生100年,诗歌热度持续回温。为了让诗意弥漫更广更深,2017年12月12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推出了“2017年度名人堂·年度诗人”评选活动。根据诗人出版新作、诗集数量、质量,作品传播度,在业内和广大读者中的口碑美誉度等客观标准,专家评审团提名车前子、王单单、张二棍、汤养宗、蓝蓝、臧海英为候选诗人。


本次评选活动采取专家评审+网络人气参考的办法,特邀全国范围内卓有影响力的资深诗评人、诗人、对诗歌有深入研究的人文学科教授组成专业评审团。专家评审委员会由著名诗人梁平担任主任,张新泉、霍俊明、蒋登科、周瑟瑟、胡亮担任评审成员。评委们都是当下中国新诗的深入在场者,观察者。他们或写或评,或者身兼二角,有的是诗歌杂志的主编,有的是诗歌一线实力派批评家,有的是来自专门研究诗歌的高校研究机构的诗学教授,对诗歌都有卓越深刻的观察。


梁平点评/

她诗歌里的刀锋

削除当下蔓延的同质化顽疾


6位被提名的候选诗人,水准上乘,都是值得读者重点阅读的对象。

车前子是能诗会画的“老诗骨”,“我们有责任保持和捍卫母语的活力、新鲜度”的声音铿锵有力。

生于1982年的王单单,游离在乡村与城市之间,是“写诗,是将语言系在身上,朝着内部的蹦极”的云南新生代实力派诗人。

同样为80后的山西诗人张二棍,供职于山西大同某地质队,长年在崇山峻岭和穷乡僻壤奔走。与冰冷的铁器打交道,却写下热血的诗歌。

福建诗人汤养宗堪称“一名诗歌的水兵”,驾驶语言的舰艇游走海洋,积攒写作意识与技艺,写出与时间匹敌的诗歌。

14岁就开始发表诗作的蓝蓝则“像一块宝石洗掉了尘土”,认为“诗歌的伟大在于让我们和他人及万事万物建立联系”。

担任此次专家评审团委员会主任的梁平是著名诗人,是对诗歌深有研判力的诗坛田野观察家、评论家。他先后掌舵老牌经典诗歌刊物《星星》、《草堂》,对华语诗歌有第一手的在场判断。在他看来,被提名的六位诗人,都是非常值得阅读的实力派诗人。臧海英的诗,给他非常大的阅读冲击,“臧海英是安居一隅安静写作的诗人,她诗歌里的刀锋,犹如削铁屑一样,削除了她与当下诗歌正在蔓延的同质化顽疾。诗歌语言透出的光泽,那么新鲜而干净,节制而锋利,每一道都可以在我们司空见惯的道貌岸然上划出伤痕。作为女诗人,她对女性解读有一种尖锐的疼痛直抵内心。”


张新泉点评/

“命运式写作”

她的诗里读到生命的疼痛


哈尔滨专业的癫痫医院去哪找nt: 2em; line-height: 2em;">著名诗人张新泉,是资深的诗歌评鉴者,他时刻关注着诗歌圈里的好诗。“在我的阅读视野里,臧海英出现得比较晚,但她一出手就不凡,她的诗,给我非常深刻的印象。她的诗歌多表现孤独、寂寥以及对幸福的渴望,语言凝练有力。 ”


在张新泉看来,臧海英是一种“命运式写作”,“虽然我对她的具体生活状况并不了解,但从她笔下的字里行间,能感受到她应该是遭受到现实生活中的不少挫折和打击,遭到很大的疼痛。我在她的诗里读到了生命的疼痛,和对疼痛的拯救,但是她把疼痛用文字的艺术,传达得入微。诗歌成了缓解痛苦的通道。从这个角度说,感谢上天让臧海英这样的诗人存在,她通过诗歌缓解疼痛,怀抱希望,让很多人找到了共鸣,给人启发。”


周瑟瑟点评/

带着灵魂的颤抖

把诗引入精神深处


臧海英的写作细腻入微,她笔下呈现出对生活的体验带着灵魂的颤抖,些微的倾斜,向内的挖掘,她的诗透露出冷的光。这让诗歌评论家周瑟瑟有所思考,“我们的写作许多时候过于紧张了,诗的形态变得僵硬,而她的诗让我看到了新的向度,并不是狭隘的女性意识,她不在我们原来所说的女性意识里写作,进入更加广阔的层面,这是她把诗引入精神深处的开始。”


写诗不分性别,但不可否认,女性天然对事物有更加敏感的天性,是诗歌创作的有利禀赋。在周瑟瑟看来,女性的生命体验可以不漏痕迹地融入到个体写作之中,而不是社会意义上的诗歌题材的特殊性,更不用过于强调女性意识。诗属于你的生命,你的生命是什么样,你的诗就是什么样。


对于女诗人写诗多对命运、孤独的表现,周瑟瑟认为,“人不会只有一种生命状态。命运感与孤独感只是人的一个层面。对我们生活的世界,勇敢地面对它并写下它,人是一个无限扩张的个体,诗也有无限扩张的本性。”


臧海英获奖感言/

这是最好的新年礼物

会更加努力写诗


“我的脆弱、挣扎、孤独,以及我对这个尘世深深的沮丧,和深深的眷恋,我的尊严,我继续下去的力量,都在这些诗里。”上世纪90年代,10多岁的臧海英在县服装厂做工,在成堆的各色布匹里,“感觉自己是一块黑布。”趴在服装厂的铁床上,臧海英做起了文学梦。之后在乡村生活的她,过着安静但依然孤独的生活。


2010年,她在网上发现一些写诗的博客,开始试着写诗。“发现好像找回了生命的出口,当现实生活绝望之后,诗歌来到了我面前。就是这样,诗歌于我,最初是作为一个拯救者出现的。”她不断琢磨诗艺,对诗歌付出了很大心血。


诗心最终会被知音发现。近几年,臧海英的诗也获得诗歌圈内部的认可,2015年获得华文青年诗人奖、《诗刊》“发现”新锐奖、第三届刘伯温诗歌奖,还曾受邀参加很多诗人向往的《诗刊》32届青春诗会。她的诗集《战栗》是《诗刊》社32届青春诗会诗丛里的一本,《出城记》入选了“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


“我不敢冒犯一块土地,我的母亲睡在土里/我不敢冒犯一棵庄稼,我的父亲种下它们/我也是他种下的。生下来,就接受泥土的教育,安插在土里/我的尊严也在土里,它让我拒绝天上的事/一生都俯着身”。


臧海英在自述中这样写道,“喜荒凉,爱独处。读她的诗,可以感受到冷峻的气息和孤独。对于这种孤独感,她坦承,并与之达成和解,“一个人的时候是自由的,又是孤独的。很小我就感觉到孤独,对孤独的感受特别深。很长一段时间,我都热烈地渴望理解,而身边总没有这样一个人。也不可能有。当我明白作为个体,一个人本质上就是孤独的,就不再纠结,有些事就适合孤独。”北京军海医院到北京火车站哪站下车?n>


一向低调的臧海英,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采访时多次表示,其他几位候选诗人都很有实力,自己能与其他诗人一起被提名,就已经很激动了。能被评委和读者评为“年度诗人”,她简直有点惶恐,“有些不安和压力。”


当获知专业评审团对她诗歌的肯定,以及对她写诗态度的赞许和鼓励后,她表示非常感谢,“能获得‘2017年名人堂·年度诗人’这个荣誉,对我来说是最好的新年礼物。感谢主办方,感谢评委老师们!我会更努力地写诗,不辜负他们的期望与鼓励。”


对话臧海英/

诗就在那

像一颗星,一根草


臧海英,山东宁津人。喜荒凉,爱独处。获2015年华文青年诗人奖,2015年《诗刊》“发现”新锐奖,第三届刘伯温诗歌奖。参加《诗刊》32届青春诗会。出版诗集《战栗》《出城记》。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读您的诗,能感受到您对疼痛、孤独、爱、成长的刻骨敏感,读到粗粝生活中的小人物的巨大同情和悲悯。对自己的诗歌写作,您有怎样的自我感知?


臧海英:我审视自己的写作。显然,我的局限等等让我无法高兴,我在反复的怀疑、否定,在惊喜和沮丧中摸索。路还长着呢。但我确定有一个大的方向在那里,我想我是奔向那里的。对小人物我不是俯视,我就在他们中间。在每天经过的那条街,每天都看到那个环卫工,她矮、丑、胖、跛脚,几乎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拿出来的资本。你觉得她悲苦,你觉得她可怜,那你就错了。她平静地扫垃圾扫落叶,日复一日。我身边的人,我的父亲母亲,都是这样草一样的存在,他们卑微又强大。在他们面前,同情显得浅薄了。让人敬畏的事物很多,诗歌是,一棵草也是。诗歌面前,我越来越感觉自身的渺小,我只是作为一个转述者来写作。诗就在那,像一颗星,一根草,在你没有看到她之前,她就存在了。只有当你走向她,她也走向你的时候,而你又恰好具备了能力,才能写下来。所以即使你写出了很牛的诗,你也不是那么牛。你不是创造者。我是一个笨拙的转述者。我现在要解决的问题很多,我希望是作为一个人来写作,而不仅仅是女人。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写诗好像很容易把自己的命运、孤独写得非常刻骨。跟技术型写作相比,我认为您是命运型写作。诗歌对您的生命意味着什么?算不算一种避难所或者灵魂拯救者的角色?


臧海英:我只有个体生命体验。当我从现实的灰头土脸,跌跌撞撞……将自己抽离出来,置身于黑夜的诗歌写作的现场,确实是我唯一的退路。现在,我更把诗歌当做生命的一部分,觉得余生只剩下这一件事了。不管诗歌愿不愿意,我一厢情愿地做她的转述者。大多数的写作都是一厢情愿式的写作,大多数人也很清楚这种宿命,但还是义无反顾,艰难攀爬,那是她永恒的魅力让你去奔赴。其实写作终究也是一种虚无的行为,但在其中获得的微乎其微的快感,抚慰着你。我总觉得,大限随时到来,而我还没有写出什么来。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对自己的诗歌写作,有怎样的自我期许?您认为什么样的诗歌境界值得追求?


臧海英:写出我想要的好诗。那究竟是怎样的诗,我描述不出。但我知道我还没有写出来。我等待着她走向我,而我写,写,写……去迎向她。自由,是我认为的诗歌写作的最高境界。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 您是怎么写成一首诗的?瞬间的灵感多一些,还是说需要修改琢磨的多些?怎样的外在或内在境况,会触发你写诗?


臧海英:灵感越来越不可靠,我得长久专注一个事物。写出一首诗可能用很短时间,但确定一首诗可能需要几个月或更长时间。你对她不放心,不断回来看看。每首诗的发生情况都不同。当你想表达的遇到合适的具象,一拍即合。或者反过来。更多是意外。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您的诗因为真实,刻画疼陕西那里看癫痫病#!好痛,得到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读者的喜爱。梁平、霍俊明、张新泉、周瑟瑟等评委都点评了你的诗歌,给予积极的赞扬。对于诗歌业内人士的肯定,您有怎样的感触?


臧海英:非常感谢他们关注我的诗歌文本。他们的鼓励给我动力,同时也让我更认真地审视自己。既然我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写作者,我能做的就是拿出文本。我要说的,都应该只出现在我的诗里。我期待以后的诗,能配得上他们和很多在这条路上给过我鼓励的人的期许,让我不至于太羞愧。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写诗过程是个人的,但写出来被人阅读,则是一种心灵的互相寻找。您如何看待诗人与读者的关系?


臧海英:诗人的任务就是写出来。他只关心是不是写出了自己想表达的。写出来后别人怎么看,与作者没有关系。如果我的一首诗真的给读者带来了共鸣或感动,那也是诗给他们的,不是我。所以,不要感谢我。诗人与读者,我觉得没有关系。一个人的文学成就与受大众欢迎程度根本不是一回事。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实习生 胡闻文 徐思浩



臧海英诗作欣赏


《相遇》


少年卢梭

决定再也不回到暴虐的师傅那去

他一无所有,没有谋生技能,没有依靠


读到这里时,我16岁

茫然,没有人生目标

我也就以为,离开现有的生活

就和他一样了

——他精神振奋。他以为从此就自由了

一纵身,就腾空而起,飞翔了……


但直到36岁,我才爬上火车

与他相遇


为了这,我用了20年

如何选择治疗癫痫病的药物font-family: 宋体, SimSun; font-size: 16px;">

《家族史》


我的曾祖父在海伦,贩运私盐

我的祖父,哈尔滨做乘警,牵连被抓

我的父亲,去河北做看门人

我年轻时在北京


风暴把一船盐放回大海,也把曾祖父放回山东

三年牢狱后,祖父遣返回乡

去年,父亲老得,没人再用他

我回到故乡五年了


曾祖父和祖父埋在村南

父亲,将来躺在他们身边

我,按照习俗,不能葬在那里


专家评审团委员会

主任(一名)

梁平 著名诗人,《草堂》诗刊主编,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

成员(五名)

张新泉 著名诗人 首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霍俊明 著名诗评家 供职中国作协创研部 中国现代文学馆首届客座研究员

蒋登科 著名诗评家 重庆市作协副主席 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

周瑟瑟 著名诗人 书画家 《卡丘》诗刊主编 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小组组长

胡亮 著名诗人 诗评人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ieowq.com  酒神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