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别了,小芳妹(二)_散文网

来源:酒神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第二集 异事成双

眼光是暖的,静静的照耀着一切,风儿是想说些什么吗?把窗户刮得吱吱作响,空气中弥漫着让人迷离的气息……

黑色的理石窗台有一层浅浅的浮灰在上面,虽然不明显,但这张小小白色纸条,衬托了点点尘埃的不净,芊想拾起这张字条。

一阵幽幽的风刚好顺着窗户吹起屋里的纸条,吹进了靠近窗台的电脑机箱后面,而整台电脑紧贴着墙壁。

“叮铃铃”,芊的手机进来了一条短信,以为是芳发给的,忙打开看

对付小人的方法1.对小人要勤打招呼,少说话。2.不主动来往,但不拒绝来往,3.不要帮忙,不阻拦,不规劝( 网:www.sanwen.net )

详情点击:xx..xx/x/xxxxp

xxx

不是小芳发来的,芊有些遗憾,毕竟已经习惯了芳常和自己在一起,但移动公司发的这条短信,芊觉得挺喜欢,又从头看了一遍。

芊觉得,可能是芳妹和威哥重逢不希望自己这个灯泡亮着,就没多想,毕竟两人相处是需要和空间的,也许芳会再做最大的努力,让威留下来也不一定。

芊拿着蓝色抹布,一小块和芳常穿的衣服一样蓝颜色布料,把水拧得干干净净,轻轻将窗台擦拭,然后坐在电脑前自嘲自讽的说:“电脑啊电脑,你终于回归你主人了。”

说罢按了开机电钮,顺手把电脑桌上的一堆书整理齐,照了照镜子,打开橘红色的塑料盒,用凡士林涂了涂嘴唇,忽然……

从镜子里看到小芳在背后冲钱笑了一下,芊忙的一回头。

可什么也没有。

//

咣~咣~咣~咣,芊心跳加速,刚才明明看到的确是小芳在笑,而且芊肯定这不是幻觉,昨晚睡得很好。

这种灵异的事情只在电影和里见到过类似的,没想到居然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芊惶恐不安,随手拿起电脑桌上的一本《地藏经》,马上默念起来。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芊念完经后心里平静了很多,回头再想想今天移动公司发的短信,觉得是上天预示着什么。

当~当!“姐,我们来了。”门外传来小芳的声音

芊虽然已经平静的许多,可还是有儿童癫痫治疗效果些胆怯,装作没听见。电脑打开后,芊直接去点游戏的英雄杀,这个游戏十几级后升级就越来越慢,原本自己都放下一年多时间不玩的游戏,小芳霸占电脑后,由23级升到了24级,胜率原本自己玩到50%就放下不玩了,现在升到51%。芊略兴奋了一下。

关掉游戏界面,去看看网,原本自己存在写字板自娱自乐的文章,段落含糊,闲杂整齐得在网站上展现,浏览了十几分钟后,看见小芳妹用自己的用户名,审核通过的文章有好几篇,再看看文下芳妹替自己做出的,心里想:怪不得小芳和自己说话越来越喜欢咬文嚼字了,原来是这样啊。

芊有点佩服小芳,可现在对于这个在凉亭上正式解释的小芳妹,多了一丝敬畏,虽然芊之前在自己的美甲店里见过小芳一次,但毕竟没有多沟通,不太了解,而现在对比一下,印象中来做美甲那长发飘飘的小芳,和这个在凉亭中结识的小芳,只不过是芳把头发剪了而已。

芊稍作沉淀,仗着胆去想刚才镜子中看到的小芳。

是那个长发在浅笑的小芳,面色微灰,但文雅别致,眼眸中传递着意思淡淡的意。

“铃铃~铃”手机铃声打断芊的思索,手机里传出旋律很铃声。

芊芊拿起手机,愣了,是小芳妹的电话。

接还是不接?芊心里犹豫着,可毕竟还是挺喜欢这个没事用着自己电脑的妹妹,不能因为刚才的小事而把人家拒之门外。

于是芊鼓起勇气,蹑手蹑脚的去给他们开门。

芊明知门外是威和芳,还是习惯性看了下门镜。

“咦?他们走了?”芊茫然。

看到的只有门外面的一个垃圾袋放着,没看到人。

此时电话铃声已经停止。

芊直接打开门,想出去把这袋垃圾扔出去。

//

“动”!

芊哆嗦一下,直眼看小芳妹。“你躲在门旁边干什么?吓我一跳”。

“芊姐你吓一跳的样子真搞笑。”小芳笑呵呵的说。

芳没有怪芊芊很久没开门,芊也没有歉意,也许这就是网络上流行的一句话:懂我的人不需要解释。

芊请他们进屋后去做玉米粥,没把这件怪事再当回事。

芳依然像往常打着电脑,威在一边坐凳子看着芳弄,芳累了就换威,芊做好了粥,把碗放在电脑桌上,招呼妹妹和妹夫趁热吃。

//

<乌海癫痫病治疗的费用p>“我有点事出去一下,”你们慢慢玩,芊说。

“我陪你去呀?”芳笑眯眯的回应着。

威皱着眉头看着芊和芳。

“不用了”。芊冷冷的说,随之直接关上了家门。

//

芊走在路上,不知道想去哪里,喜欢妹妹却又不想她和妹夫总占着电脑。

芊把手里的垃圾袋狠狠的扔向路旁的垃圾桶。

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眼看就要走到山下的寺庙。

“抽签、算卦、看相”。一个长得奇异的中年在路旁念叨着。

芊低头看了下卦师平铺在地上的红布,醒目的四个字赫然:

仙家查事。

芊没有理会,继续向前走,路过其他卦师的面前,都会被各种各样的人搭讪,芊走过一位老者的卦摊前,老者却没有说什么,芊觉得是老者看出自己不是特意来卜算的,才无动于衷,可老人此项的样貌却给芊留了个好印象。

眼看要走过这位老者的卦摊,那个别致的中年女子略略大声的对芊说:“抽个签吧。”

芊回了一句:“免费抽就抽”。

“行”她干脆利落的答到。

芊又走了回去,轻轻对她说:“我是信佛,但不太信这些”。这句话像一盆水一样泼向了她,并用戴着佛珠的手,指了指卦摊。

“你口说不信,却被我喊了回来,这不奇怪吗?”她对芊说。

芊近了一步,认真非常认真的打量着这个女子,大约四十多岁,留着比自己长很多的头发,长长的马尾辫散发一股香气,长至小腿,这不仅另芊对这个感兴趣,还认真的注意到隐约的几根白发。

瘦瘦的身材,唯有这张脸显得灵异,更能激起芊的疑问,女人平静的脸却能看出蒙娜丽莎般的微笑,深色的口红显色绝然魅惑着什么。

//

芊芊没有抽签,问了一句,你能看出来什么就试着说说什么,准不准我心里有数。

女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芊,芊被看得不知所措,又不好意思就这么走了。

“你犯小人,而且是个女的,我只能说这些,你的修为也不错,在你身上存在很多我能感觉到正能量,但除了这一点,我看不到别的了。”

“德不配位必有灾,我究竟种了什么因?”

中年女子被芊的话惊呆了,这回是她不知所措,思索良久,叹:“你本地仙误凡北京癫痫治疗最好医院间,落界投女身微卑,吾能量得气场败,狐仙附我痛哀哉。

她没有正面回答芊的问题,可芊懂了其中的意思,既然问不出个缘由,这件灵异的事情就没有开口问,既然这个所谓的大仙已经暗示了芊身边的小芳对自己不利,多问也给不了更多的解释,芊对于那句诗也是似信非信,忐忑不安的走进了寺庙。

雄伟的大殿前,一只白猫趴在地上,睡得正香,芊去问正好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师父,自己抱回来的那只小狗在哪里,得知已经跑掉不知去向,芊略略失望。

芊抚摸了半天白猫,它都不睁眼,还在静静的深睡着。

天色已晚,芊本想多呆一会,再问问地藏殿

的居士,今天的灵异事件究竟是怎么回事,可就在这是,芳发来了一条短信:姐,快回来帮我,威哥和我吵架了。

芊来不及多想什么,加快脚步,出了寺庙随手打了一辆出租车,并嘱咐司机开快点。

//

回到家后,芊刚想拿出钥匙打开门,只听见两人好像为的事情大吵,闹得不可开交,芊对威哥有点怯怯的感觉,也不知道该不该忙小芳妹,就站在了门外,想听听缘由,再进去也不迟。

威:“你还是未成年,我们领不了结婚证,而且你我的亲人都不在,没必要办,只要我去国外多赚点钱回来,再过几年一定娶你,我行不行”?

芳:“那你再征婚广告上没说假话吧!我们都认识一年多了,我给了你全部的爱,痴痴的实现你口中所有的,如果你还要走,带上我行不行?”

芊才懂了,原来他们是那样认识的。想了想今天移动公司发的短信,还有大仙的话,心里暗暗想:还有很多事情不了解,也许和他们做是个错。

“你以为去国外像你去外省那么简单?”威的嗓门提高了好几度。

“那你当初的一年后我们会有一个家,会给我的一套很温馨的房子,在哪呢?”芳哭着问,撕心裂肺。

“村子里有半间老房”。威冷冷的扔下一句。

“答得好,那你承诺过我们会有的车呢?你会给我最好的,可现在呢?”

威哥似乎很平静的说:“村里的破房子里有辆半新的自行车,你要是当初不拦着我去国外,我承诺过的一切早就成了现实。”

“呵!你是不是隐瞒我什么,你去国外到底是因为你想着赚钱,还是你居住在国外,你的父母还活着对吗?”

威嘿嘿的坏笑了一声,说:“是在国外”云南治癫痫哪家正规

“你是个骗子,明明你有能力给我更好的生活,可为什么骗我,连亲人这种事也骗我?向换取我的同情心,好下手,我懂了”。芳的声音降了八度,芊听出来芳心凉的感觉。

威镇定了一下,更加淡定的说:“我的父母早已进了,难道这不是在国外吗”?

此时芊被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心头,强压抑着,“当”的一下打开了门,喝道:“停”。

//

芊一回来,威的气场大减,芳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目光中假装搜索着什么。芊没有说什么,觉得多说无益,这毕竟是他们两个人的事,直奔向电脑桌,拿起镜子照了起来。

“姐,你怎么了?照了半天!”芳满腹疑惑的问。

“眼睛里进东西了吗?”威皱着眉头。

芊这回没有在镜子里看出什么特殊的地方。

威定了定神,舒展了眉头,“你怎么把丢掉的小狗领回来了,芳有没有和你说这只狗是我送她的啊?说着要去抚摸着什么”。

芳和芊异口同声的回应:“这什么都没有啊!”

威突然惊讶的“啊”!了一声,顺势扑腾坐在了床上,脑门上急出了大滴的汗。强装镇定的说:“不好意思,我看错了。”芳以为威开玩笑,继续打电脑去了,可是芊却注视着威的表情,知道威看到的疫情是真的,而且无比的确定。

//

威提议今晚和芳在在芊家住,威虽然是一个办事干净利索的大小伙子,可还是有点怕,还不敢和芳多解释什么。芊也一样,不希望芳妹妹多想。

芊同意了,因为芊有很多问题想借着这个机会问问他们。

幕降临,窗外偶尔传来几声猫叫。

芊问了小芳妹很多很多事情……

小芳饶有兴趣回答,并告诉芊更多芊没有问到的事情。

威睡得很死,呼噜打得震天响,芊辗转反侧间,感觉第一次有男人在家睡,心里特别不舒服,呼噜这么响得太厉害,想睡也睡不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芳也睡着了了,较深的呼吸声音与威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别了,小芳妹。”威含糊的说了一句话。

芊心里咯噔一下,坐了起来,睡意全无,坐了起来,借着看着熟睡的小芳妹,思绪良多,一夜未眠。

【本集完】注:本小说创作灵感源自生活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ieowq.com  酒神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