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1路公交车-

来源:酒神文学网   时间: 2021-04-05

    我近日做了一个决定:从今以后一个月不再开我的宝马去公司,这辆宝马车买了半年给我找了不少的麻烦,让我烦心透了;今天被这个美女截住,明天又被那个美女截住,当然啦,都是冲着我这辆宝马求爱的,哪儿是冲着我啊!都是些势利眼的女子,还不是图我是个老板有钱吗?这样的女子我是不稀罕的,绝对不稀罕,满大街到处都是啊!所以我郑重决定:在今后一个月内乘坐公交车去公司,这样可以躲避那些肤浅的女孩子的追逐;没有宝马谁还追逐我呀!

    1

    我家住在公主坟附近,大1路公交车总站离我们家不远,我的公司在国贸,不用再倒公交车,就这样决定了,也体验一下做老百姓的感觉,要不天天开车人都懒了,这样也可以锻炼身体。当然我也有另一个打算:说不定在公交车上还能够寻找到自己心仪的姑娘,这样找到的姑娘就不会有那种势利眼的感觉了,双方是平等的关系,如果能够对上眼,那是看上的是人,其他的条件并不重要,绝对不是冲着你的金钱和财产来的,那爱绝对纯洁,没有铜臭的味道。
    不过如今遇到这样的女孩子不容易,现在乘坐公交车的漂亮女孩子已经少的很可怜了,大凡漂亮时尚的女子很少乘坐公交车的,但是事情也没有绝对的,于是我抱着这种想法第一天乘上1路公交车。说实在的,好几年没有乘坐公交车了,还真不习惯了,这么拥挤,没想到乘坐公交车也这么难,真是人挤人,快挤成柿饼了。我被挤得上气不接下气,哪有心情去寻找漂亮的女孩子啊!就是看也看不到,那么多人,就是看也看不见每个人的脸;车子到哪儿了都不知道,人多得都把车窗挡严实了,什么军博,什么木犀地,什么西单,天安门,王府井……一概不知,一路上昏昏沉沉,都不知道这一路是怎么过来的,好在到大北窑了,下车吧,总算解放了!
    下了车一看:西服也被挤得皱皱巴巴的,扣子也掉了两个,自己也觉得自己好笑,连头发也显得凌乱,真是够狼狈的。
    到了国贸,走进办公大楼,公司员工看见我都惊呆:了:经理,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生病了吗?
    我说:没关系,没关系,什么事情也没有。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一照镜子:这还是我吗?怎么跟一个民工似的?拿起梳子梳梳头,太不象样子了,有损老板形象啊!不行,得洗洗脸,满脸都是汗,就跟刚跑完马拉松似的。衣服已经不成型了,也应该换下来,好在自己的办公室还有一套西服。再照照镜子,看自己这样的形象行了,还可以,又有那么一点儿不大自信。
    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响了,谁在敲门?大概是秘书小姐,我精神一阵紧张,又缓过神儿来:是小张啊,进来吧。
    “总经理,需要我帮忙吗?”
    “谢谢,不用——哎,小张,你看我这身西服还行吧?我的头发是不是有些乱?”
    “总经理,都挺好的呀!”“是吗?”“是的。”“那谢谢你,没事儿了,你忙去吧。”
    秘书小张也奇怪:今天经理是怎么了?
    我这个时候才算真正缓过神来,舒了一口气:我今天是怎怎样癫痫能不能吃拉莫三嗪么了?真跟鬼使神差似的。
    副总们也先后来到我的办公室,王总说:你今天气色有些不好,注意休息啊!李总说:是昨天没有睡好觉吧,不行你就在办公室,其他的事情我们办吧。
    看样子我今天是在他们面前暴露了我的异常,明天呢?明天怎么办?明天我还要不要乘坐公交车?我想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要放弃,这不是我的性格。才刚刚开始就退却吗?绝对不能!

    2

    早晨强打起精神走到公主坟大1路车站,等车的人很多;北京的早春天气还依然很凉,人们的衣服也还是冬装没有脱去,显得很臃肿,看不见有什么窈窕淑女在等车。我这么多年没有乘坐公交车,身上自然也一直穿的不多,感觉身上发冷;好在车来了,上了车暖和多了,不一会儿身上就出汗了,挤公交车真是力气活,倒也锻炼身体。
    车子到了工会大楼,上来几个乘客,其中有一个女孩子让我眼镜一亮:一米七十的个头,漂亮而不做作,穿着得体又不是那么十分张扬,大大的眼睛,薄薄的嘴唇,透着一股青春的气息,一点儿妆都没有化,真实自然。
    她的位置与我很近,我用眼睛偷偷地看着她,但她并没有注意到我,这让我感到有那么一点儿失望,难道我竟然这样不起眼吗?我又把眼睛瞄准了她,她似乎看见了我,又把头转了过去。我大着胆子对她说:我好象在哪儿见过你。真的,是真的。她说:先生,你大概是认错人了。我感到有那么一点儿扫兴与无奈,但也认为这样的女子这样的回答很正常,也很得体。起码她不是那种轻浮的女子。这是我所期待的。
    这个时候我的脑子陷入了一片空白之中,我没有了话语,也显得局促,那种在商场的作风所剩无几,在真正追求和寻找自己的另一半的时候,竟是如此的胆怯和愚蠢!这不是我的作风和风格啊!也不是我个性啊!
    转眼车到了复兴门,又上来不少乘客,其中的一个男孩看见了这个女孩,两个人有说有笑,聊得很自然,看不出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是同事吗?是恋人吗?还是本来就认识的同学?我猜测着,我希望他们只是同事或者同学的关系,这是我所希望的。我冲他们笑笑,他们也冲我笑笑。但是我不敢再进雷池一步,搞不好那是麻烦的事情,谁知道两人是什么关系啊!还好,他们没有骂我精神病。
    车子在行进中,我的思绪一直都在那个女孩身上,我不敢眼睛总是盯望着她,但总是又想去看,当与她的目光相遇时,又感觉自己浑身都不是那么自在,脑子也显得很乱。我梳理着自己的思绪,尽量眼睛看着车窗外边,但一直也没有注意车子究竟到了哪站,如果不是那个女孩和男孩的提醒:先生,你的皮夹掉了。我还不知道自己该下车了。我慌乱中说了声谢谢,竟然没有注意他们奔什么方向去,单位在什么地方,估计应该离国贸不远。说真的,真应该好好谢谢他们,交个朋友。我真是笨蛋,太愚蠢了!
    说实在的,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车的,又怎样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的,连公司员工和各位副总跟我打招呼我似乎都没有听到。
    秘书小张奇怪:今天老板又是怎么了?以前不这样啊!
    副总们也纳闷:这两天我们的总怎么精神欠佳啊?什么事儿让他犯晕呢?
长春那里治疗癫痫最好     我振作了一下:我怎么能够这样呢?

    3

    一连几天乘坐公交车,也渐渐习惯和适应了 ,不象刚开始的时候感觉那么累,那么六神无主了。这些日子天天能够看见那个女孩和男孩,我们渐渐地熟悉起来,看样子还是有缘分的,当然感谢那次我的皮夹掉在车上,不然我们是没有机会这样熟识起来的。当然不管对那个男孩还是那个女孩,我同样表现出自己的热情与诚恳,不能过分地在那个女孩面前显露出自己的意图,这样挺好,就算交个朋友吧,也显不出那么紧张和局促。
    “你们好,我们又见面了。谢谢你们那次发现我掉了皮夹,我的身份证等证件在里面,丢了是很麻烦的。”
    “先生你太客气了,这是应该的。谁发现了也会这样做的。”
    “你们好象也在国贸那边工作?”
    “你怎么知道?”
    我说:看见你们在国贸下车,所以猜想你们肯定是在那里的什么公司吧。
    男孩说:是的,我们是一个公司的,她是公司秘书,我是业务部的。先生,您呢?
    我说:我也在这边上班,我以为你们俩是?
    男孩笑了:先生,你以为在一起坐车说话就是——哈哈哈!
    听男孩子的口音象咱们北京本地人,女孩说话比较少,我还没有听出她是哪里人,看样子象是南方人。其实我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琢磨那个女孩的反映,发现她话不多,总是冲我礼貌地笑笑。我似乎表现得很得体,很自然地与那个男孩聊着。
    “如果不介意的话,也为了表达我的感谢,也算交两个朋友,今天晚上我请客,你们说到哪儿?是去钱柜还是酒吧?—当然也得看你们是否方便啊!”
    “先生您太客气了,这怎么可以呀!”女孩说。
    “是呀,不用这么客气。”男孩也说。
    “不要称我您您的,其实我们都差不多大,叫我大哥就可以了。”我这么说:大哥请兄弟妹妹不见外吧?
    男孩子说:好,我接受你的邀请。他对身边的女孩说:你也去,你不去,我也就不去了。
    女孩点头答应了。我看得出来,女孩对我印象还可以。
    今天心情不错,到了公司,进了办公室照照镜子:脸色不错,得意地拢拢头发。
    办公室的门响了,副总们进来了,看到我气色不错,他们的脸色也很好看,没有什么奇异的表情。
    下班的时间到了,我跟副总们说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商量,今天按时下班。
    他们感到奇怪:今天是怎么了?看样子老板心情不错,也许晚上有约会,要不他平时都很晚才回去的。

  &后生性癫痫病可以生小孩吗?nbsp; 4

    乘车到了王府井路口,走向东方新天地,我在钱柜的门口等着,来来往往的一对对情侣,那么年轻,那么时尚,象一缕缕春风吹风在都市里,我感到力量心情的放松,好长时间没有来这里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今天这样的好心情了。是的,今天的心情好极了。
    怎么还不来?我有些着急了:他们是不是不会来了?我心里犯着疑惑。正在这时,他们在我的眼前出现了:那个男孩和那个女孩。他们正向走来,走来。
    “你好,大哥。”他和我握手。
    “你好!”我要和她握手,她又收了回去。我看得出: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不过她今天比哪天都更富有魅力,我这样感觉着她。
    “你们好,我想你们一定会来的。”
    走进钱柜,我要了一间包间,随后说:两位要点儿什么?别客气。
    随便,随便。我心想:你们千万别客气,一定要让你们满意。
    服务生过来了,我对他说了一些,服务生说:好,先生。
    服务生一会儿端着茶点和咖啡进来了,还有法国的红酒。“先生,您要的东西来了,需要什么请再吩咐。”
    男孩和女孩说:大哥,要这么多东西,太多了。
    我说:不多,不多。随便要了一些。你们都是我的贵客啊!
    男孩早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我看得出来是他有意在帮助我;而那个女孩也似乎对我抱有好感,要不他们是决不会答应来的。能够坐在一起就是朋友,我对他们的到来很高兴,不管这些年自己赚了多少钱,生意怎么好,我也没有显得象今天这样愉快和高兴,我举杯:为朋友相识干一杯。我说着。他们也纷纷举杯:为结识大哥这样的朋友祝福。
    我们喝着,吃着,聊着……但基本都是我和那个男孩聊,女孩的话题并不多,她显得十分的沉静,总是在听我们聊。聊社会,聊时尚,聊生活中所关心的话题,当然就是没有聊怎么交女朋友的话题。当然当着女孩的面不好聊这个话题的。
    “大哥,看你不象个给人打工的,倒象是当老板的。”
    “我哪是什么老板啊?我自己当自己的老板就不错了。我跟你们一样都是白领吧。”
    时间不早了,我们相互留下了电话,然后话别。
    长安街华灯普照,北京的夜晚美极了。

    5

    一转眼坐了两周的公交车,好象把自己的宝马车也忘记了,别说,坐公交车也感觉习惯了,人们不都是天天在挤公交车上班吗?
    上了公交车,没有遇到那个女孩,车子到了复兴门,男孩上来了。
    “你好兄弟,她怎么没有来呀?”
    那个医院看癫痫好“她跟老板出差了,到南方去了。大概要去两周的。”
    我支吾着:是这样,是这样。
    他看出了我的意思——不,可以说早看出了我的意思,应该说在两周前就看出了的意思。他说:“她对你印象不错,真的。我们公司的老板不怎么样,都是有家室的人了,还—”他没有往下说,但我猜得出来。
    “我已经不想在那个公司干了,已经联系好到别的公司去,地方在亚运村,明天就去报到,以后见面不容易,但可以打电话,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联系。”
    车到站了,我们下了车,相互告别,心里多少感觉有那么一些不是滋味,这样的朋友虽然接触不多,但感觉还真够朋友,真够坦诚和实在,没有什么可求,值得交啊!
    来到公司,我感觉今天的情绪遭透了,提不起一点儿精神,副总们都说:今天你的气色太不好了,不行的话今天就回家休息吧。这里有我们顶着呢!
    我说:没什么。秘书给我泡好茶,端在我的面前:经理喝点儿热茶就会舒服一些的。
    我说:谢谢,你去吧。
    我一个人在办公室仔细回味着那个兄弟的话,感觉很不对劲,难道那个女孩这次出差?会不会凶多吉少呢?我脑子很乱,确实很乱。

    6

    一连两周我都没有乘坐公交车,因为这两周车上没有那个男孩和那个女孩,我乘坐公交车有什么意义呢?到月底再去坐公交车吧,那时那个女孩也该回来了,一定能够在大1路上遇见她,一定能的。
    一个阴沉沉的早晨,我又乘坐上大1路,今天是距离我见到她快一个月的日子了,我想她应该出差回来了,今天一定能够遇到她,我的心情很兴奋,从公主坟到工会大楼没有多远的距离,今天感觉车怎么那么慢呀?我的心里很乱,难道是怕见不到她吗?我的心里有种预感,但还是急切地盼望车子快到工会大楼,总算到站了,看见上车的人里面没有她,我的心情更乱了,难道她?真的,真的出事情了吗?
    我打她的手机——关机,我打那个兄弟的手机——他说:大哥,你别想她了,她离开北京了,到另一个城市去了。
    我问:为什么她要离开北京去别的地方呢?难道?
    “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虽然她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她心里也有你;我甚至想帮助你。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兄弟,谢谢你!如果不见外的话,我希望你能够来我的公司工作,你可以做我的公司的副总。”
    “谢谢你,大哥。我在那个公司很好,不见外的话,我们可以做个朋友。这样不是很好吗?”
    我为那个女孩惋惜,我也更痛恨那些有了一些臭钱的老板,也为结识这样一个兄弟、一个朋友感到宽慰,这一个月没有白乘坐公交车。
    我又重新开上自己的宝马,天天奔驰在长安街上。无论有多少美女纠缠,我再也找不到在公交车上的那种感觉,那种情怀。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ieowq.com  酒神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