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逃离家园 -[生活小说]

来源:酒神文学网   时间: 2021-01-09

逃离家园 

 一

人生是单行道,没有回头路。夏雨跌撞地走出啤酒屋,站在冷冷清清的午夜中,夜风萧萧瑟瑟,酒已化作清泠的水露,暖暖的泪花缠绵地滴落,酒醒何方?哎!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霓虹闪烁,令人眩目,琴瑟的嗲呶随风飘扬。花花世界,夏雨只是磕碰地骂娘,那凌乱的头发惊颤在灰色的夜空下,筋脉突兀的手狠狠地将百威啤酒罐一拧,“哔剥”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圆瞪的双眼布满血丝,如一头发怒的雄狮,狠狠地抬脚一踢,啤酒罐应声而动“呼”地飞射,“咚”的一声滚动在一个美丽的女郎脚边,嗲气的一声“讨厌”贯入耳际,“哈哈…哈哈…”哎呦,小妹,陪我喝酒去,怎么样?这时,我的全身起了疙皮瘩,这是谁?酒气三分化成清泪,七分变为萧萧剑气,往日那温文尔雅的文人气质哪里去了?生活的诗歌,生活的桎梏,家园的荒芜,事业的失意,夏雨思索着、探询着:我是谁?

深深地鞠躬,抱歉,这不是真实的我,大家好,我是作家夏雨。

我很失落,也很孤独,在心路的历程,我是一艘飘摇无归期的小舟,哈腰、点头、嬉笑,那只是皮笑肉不笑,那只是一种矫情,是披着伪装的躯体,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游荡的灵魂总在讥讽人类的虚伪,肮脏的肉体。失望、悲哀,剥开隐蔽的外衣,那才是真实的我。

路边的树影斑驳,落叶簌簌,昏黄的灯光将身影拉得长长的,只影孤单。几颗渺远的星星眨着眼,如黛的远山也沉睡了,无从抚慰我凌乱不堪的情思。我夹紧西装,飞舞的领带是一根皮鞭,挞击着褚红的脸,竟然有一些快意人生的味道。婚姻是啥东西?狗屁!那是一道沉重的枷锁。我从老钱的围城中突围,歇斯底里的吼叫划破黯淡的夜空,有些许毛骨悚然。走入婚姻的爱情已经死亡,所谓的爱只是那一丁点的情欲,鬼见愁的情,滚蛋吧!我只拉扯着爱情的弃儿拼杀在生命的洪流中,一次次泅涉,一次次冲击,为着温饱,为着祖宗的香火,厮杀在柴米油盐醋、酸甜苦辣咸的日子。夏雨大睁的圆眼恐惧地充满血光,心彻底的凉了,无声地干嚎,泪涔涔,一种情感的释放。酒呃不时地涌上,痛苦涂满生活,那些缠绵悱恻的爱情诗在浮华的王国尽情地舞蹈,风在冷冷的大街肆意地唱着歌,月华撒下点滴的水露,寒彻骨。住处门口的铁栅栏已经锁上,夏雨身手颇麻利地翻过,只是天地有些许的旋转,一群野猫的叫春声凄厉地响起,夏雨倒吸一口冷气,心里咯噔寒颤:“我――我――操――!”

 

窗外是美丽的风景,几棵高大的白玉兰展示着亮丽的葱茏,可爱的小鸟在枝条上跳跃欢呼。天蓝得透亮,夕阳照在龟山上,郁郁的树叶折射着无限的光泽,山上那栉风沐雨的祥符塔显得巍峨。而此刻逃离家园的夏雨背着手踱着步茫然的凝视,一种失落涂在纷乱的心绪。扶着栏杆,思考生活的风霜,夏雨惆怅又无奈地摇头,嘴角边流露出浅浅的苦涩的笑意:生命的主题,生活的游戏。蝴蝶飞舞的情结滑过心痕,伤心的生活,忧郁的情书寄给谁?一串串的心语垂着风铃斜挂在春天的街头,勾勒的日子纷纷,烟雨江南春的遐思覆没潇湘的情思。

爱情这鬼东西,一江春水多少情怀?远去的日子枯竭青春的年华,夏雨暗忖,生命真的是一辆策马挥鞭匆匆跨越岁月门坎的马车?我只能沉默,无言肃立,独上西楼。黑色的眼睛穿透心的雪原,冰冷皎洁,是择水而居还是倚山而蜗?思想一切的夏雨,你认识你自己吗?伤痕叠印着痛苦,逃离是不是一种超然的贵州省哪家医院治癫痫较好 解脱?回忆刺痛神经,笔下流畅且浪漫的情爱故事竟然也哀戚戚了。婚姻的枷锁几乎令夏雨窒息,一脸写着无奈痛楚的夏雨瑟瑟地掏出一支烟,颤抖的手里跳动的火苗扭曲狰狞的面目,在烟雾的升腾中弥漫,轻烟倏忽,无法诠释爱的主题,只能放飞思想,纵马唳啸天地,挥剑指天!

孤零零的夏雨大睁的双眼躺在黑暗里,黑夜吞噬了太阳。炽热的火燃烧着黑夜的情怀,穿透黑夜,恶魔狰狞,手舞足蹈。单桨难撑独舟,孤立的小舟随生活的风浪飘浮,在失落的婚姻桎梏下,我举起白旗投降,我只能逃离家园。日子的惶乱,诗卷的空白,惊悸的心灵,我坠落人间的地狱,缺少柔情的歌词残破不堪,爱是痛苦的,我的世界谁也诠释不了。生命,我只能感慨,冥想无边无际的黑夜!夏雨仰卧在夏夜的天空下,星星眨着眼,他听到了另外的世界一个娇娇的声音正与之对语。

喂!好家伙!你的内心压抑太多了,人生道路的崎岖让你变得失志,渐渐地,你的内心充满无奈感。家伙,把心放宽点吧,失失得得,谁又能预料以后谁才能真正的得�u

这是哲理。我惊颤了,一个未谙世面的女孩竟道出了生命的出生入世,天马行空的故事,多么空灵的心啊!世事难料,我变成了什么,郁闷、苦恼、烧酒?

去去去!珍惜今天,不去计较太多,别去埋怨太多,日子依然过得灿烂,对不?我哑然,默默无语,混沌的天地间,阳光是你的,黑夜是我的。骤然间,夏雨想起乡下山油柑干涩而甘醇,那山间叮咚的泉水明亮了那一泓凝碧的眸光,我抵挡不了,在水一方,我终于醉卧在煽情的伊甸园。那文字的游戏欲言又止的扑咚表不尽言述,在两个人的世界,我的眼前掠过她那笑嘻嘻的、天真的笑颜,以及那清脆的音铃,我的心中一阵失落。

她说,她是不是一个有点任性而冲动的女孩呢?为什么有时她的决定老是错误的?夏雨紧盯着苦想她那灿烂的笑。哎!性格所致吧,主观性又强,自控力又烂,都不知如何办才好?

“�u……?”夏雨迟钝地用拇指按动键盘,发出一道哑然的谜。这是啥?我也不懂,难以诠释!迷离的爱情路途,我也只能摇头傻笑:嘻嘻嘻!在逃离家园的征途,失落的家园升起了一轮明月,亮光我霪雨菲菲的心原,那一缕缕娇羞的霞光给我晦涩的生命燃起希望的曙光。默默地凝视抑或想象女孩清雅的笑靥,我贪婪地吮吸着少女清纯的芬芳,那如雪莹澈的眼睛荡起我心湖的一阵阵粼粼的波纹,小荷也亭亭玉立,桨声�G乃,我化作蜻蜓立上头。

我是谁?夏雨思忖着。女人是一部难以诠读的天书啊!这正如一首歌里说:女孩的心思你别猜,想猜也猜不着。其实,读女人是一种品味,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拽文,不懂。明知道我笨,还耍文字,你真不是好人吖!

不错,我不是好人,我是流氓,我是需要女人温情的落拓文人,行了吧,我亲亲的妹妹,我已经跌落在你织的网,我是一个绝顶的诗人,在诗歌的语言中进入你的世界,融进你的温情的世界。秃顶――那是我压抑已久的情思,我在你大海蔚蓝的情怀里航行,不知道如何泊岸?告诉我。

回头是岸。

不!癫痫的病人可以吃芒果吗事物的发展都是历经一个漫长的过程,“回头”?多么浅显的两字,可是在现实中迈出那一步是多么的不易啊,更何况爱情的滋漫伸延并非一言就能言尽了的,那是多么漫长的岁月中一种久远的沉淀和积蓄,是佛降临我的世界亲口嘱咐的,为着这一生的美好梦想和幸福,我在佛的面前参悟了多少次?我不想失去,也不想退却。退却,那是一道魔咒。佛也说我已入苦海,可苦海无边哪为岸?

心静到哪都是岸。

非也非也。你入世未深,你不懂,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孤帆远影碧空,长江天际,我将在浩渺的天涯乃至佛前虔诚许诺:你是灯塔,你是指向,心永远系在你的铃铛里。佛语:精诚所至,玉石为开,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历尽万难,劫除恶魔,九九归一终得善果!

黑暗里对语,是心灵上乃至灵魂上的一次洗礼。恶或善,得与失,圆或缺,果和因,出生入世,这是上苍的安排,是前尘的缘定,夏雨亮闪的瞳眼晶晶灵动,一缕光芒穿越时空,点燃佛的禅台上的烛光,照明金碧辉煌的神殿。是的,我舒了一口气,起码在情感的方舟搁置多年之后,心的火花在即将来临的春天大地灿烂地绽放,闪烁菁华,如霞的娇羞,如霞的生命,绚丽一方天宇!与其在痛苦的边缘徘徊,不如勇敢地作一次彻底地决裂,逃离。夏雨摸着光秃秃的头顶,终于如释迦牟尼大悟大澈。

快餐的年代,在一方幽静里独处,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冷冷的眸光,苦涩的诗意。夜,暗淡的夜,我的心扑咚扑咚千尺浪。我叩开浓稠的暮色,是睁眼的娇滴,还是闭眼的秀媚?我黯然灰色的天空飘着雨。蓦然回首,没落的太阳,遥远的家园只有两行长长的泪痕。燃烧的心呀,坠落冰臼,痴痴的心呀总是受伤,哭泣的蝴蝶飞逝季节。

我是夏雨,一个落泊的诗人。

夏雨暗忖,三十岁是一个动荡不安的时期?三十年如梦岁月,阅尽三十寒暑,心中只是一种空落的虚脱,饮水挥扇的夏日,汗水浸涨怅然的思绪,疏浅的凝思夹杂在一道电光的闪亮里,仰望阴晦的夜空,隐隐的雷声中天洒下一阵阵夹着冰雹的秋雨。

 

经营十多年的婚姻在那个谓之为“珍珠”的热带风暴中瓦崩离析,铺天盖地的雨如瓢泼。风尖锐的叫声在黑�q�q的夜里令人毛骨悚然,满目绿意的树丛忘情地扭动着枝桠,展示疯狂的舞蹈。五月的风暴提前莅临,我早就意识到故事早该结束,但又似乎很平静,没有波浪滔天,大自然的风暴肆意横掠,但人间的情感风暴只是在淡然中演绎泪花点点。

在那个狂风暴雨的黑夜,我终于找到了启开心灵的钥匙,小小的,像一把微型的利剑形状。我把它轻轻地探到我流动的血管底下,那些红色的胶状液体瞬息之间喷了我满身满脸,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无比缓慢地倒下了,倒在无限瑰丽的夕阳里的原野上,嘴里喃喃地呼唤着生命里我最爱的女孩的名字。我终于超脱,居然挣脱那道沉沉重重的无形十字架,我很平静,人生就是一场游戏。

砰。

我已关上那扇感情的门。陈燕提出离婚后,热带风暴“珍珠”就正式登陆。狂风暴雨之中,黑色的警戒信号悬在心头,难得的不用上班,我独个儿呆在宿舍里,听风听雨听歌,品茶品情品酒,生活倒西安有哪家冶疗癫痫的好医院也有诗情有味道,但整个人却浑身没劲,全身乏力。那几天里我一直自己呆在灰暗的房间里,我什么地方也不想去,我的头脑里只装着该如何述说爱情的故事,我努力地在心中酝酿如何去叩响女孩那一扇心扉禁闭的风铃。我想也许我是病了,我躺在木板床上任思绪狂飙,不躺着的时候安静地坐在床边上,光着脚丫,晃啊晃。我终于和我的爱情分手了,我高兴不起来,只在风雨之中闭上眼就闪过从前岁月的往事,苦水不时逆上,我忍不住想吐,但吐不出什么东西,只有胃里酸腐的味道。

昏昏然的头,胀胀痛痛,陈敏坐在我的床边,我抒说着酸涩的故事,算计着以后的日子。晃悠悠的心,陈敏端给我一杯水,我在歇息了的天空中轻飘飘地叹了一口气。沉沉的脑袋,光亮亮的,其实我什么都没想,我听到了窗外小鸟欢乐的歌声,在雨后的枝条上跳跃。我默默地仰望湛蓝的天空,天空蔚蓝,白云悠悠,风雨之后见彩虹,我的云霞照亮我的诗情。

人,真的是怪异且复杂的动物。分开后,我竟然有些许怀念陈燕。我记得少女时代的陈燕洁净的容颜,我只在她存留的一些相片里重温丝丝的记忆。当时恋爱的时候是在那一个适宜流浪的城市里,她的身段是那么的苗条、纤柔,披肩的长发拂起我不知多少个不眠之夜,那会说话的眼睛水灵灵,真可爱。她站在镜前梳理着长长的曲发,透露出纤柔的美,磁性的娇嗔,一种美,在柔柔的灯光中,柔软的秀发轻扬,拂拭在额前,那一种妩媚,那一种浪情,如一阵阵浪花拍打着我的心,我的眼中闪出了亮光。她慢慢地呵护发丝,摆弄着散发淡淡的香味的丝丝秀发,撩拔人心,何处不可怜�t柔情似水的回眸里万千妩媚,令人向往。那富有弹性的曲发带着一丝挑逗,带着一丝��,一丝慵懒,很煽情,燃烧着情的烈焰�u我说:你真迷人!这是实在的,哪像现在胖猪猪,全身都是赘肉。别说我刻薄,这绝不是分开的缘由。

你真坏!陈燕嗲起来让人迷醉。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不是吗?我眯着眼给她放电,真想奸死她。但是那个时候她是爱我的,那个时候我也是深爱她的。

后来的一切的一切都不一样了。苦心经营的爱情破产了,我走我的阳光道,她过她的独木桥,我们平静地分开了。我想三十岁的天空和二十岁的天空是不一样的。

 

我逃离了家园,我又坠入了一道网。那道色彩缤纷的霞光掠夺了我的心。我不知道那么淡然地接受陈燕提出分手的原因是不是我的心中早已珍藏了另一个爱的秘密,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在久远的年代里,在女孩化为翩翩蝴蝶飞舞嬉戏在我的诗林的时候,我就深深地爱上了这个阳光的女孩。这其中是否有着必然的联系呢?我也不知道,我很烦,好累,我忍受不了日子一天天单调枯燥的继续、机械的重复。我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不这样。

我的不快很明显地写在脸上。我大学毕业之后的日子一切的时间都交给了生活,工作、一日三餐、照料孩子,三点一线折磨着我喘不过气来,除了睡觉之外,我所有的一切都不由我自己支配。走出办公室之外又是另外的三点一线:厨房、宿舍、孩子的学习。难受!柴米油盐,我还得合理地安排我羞涩的有限的收入,调制生活的佳肴。而陈燕寄宿在公司的单身生活乐悠悠,且所有的收入仅供自己支配。我厌倦了,厌倦了这种爱情的赌注,我不想继续,我冷冷地厌倦了现实的爱情生活现状,也逐渐地越来越反感陈燕说话的声音、举手投足的动作,哪怕是娇媚煽情的暗示。我对爱情已经失去了信心,在牛郎织女式的生活中,我不冷不热地持续日子的虚伪。

哪家治疗癫痫病好ormal" style="text-indent:24.0pt;"> 我的心很痛,我曾经思考死亡的主题。放心,我不会选择死亡,选择死亡是一种懦弱。

冷战持续了一段时日。我想,不冷不热对双方都是一种煎熬。痛楚的思想后,我尽可能平静地对待她歇斯底里地摔家伙、翻床柜以及那涟涟的泪水,我没有受到感动,我的心已经麻木不仁。我沉默,沉默是一种伤害,对陈燕。

我很平静地说,你冷静一下。你其实早已经不爱我了,不爱这个家,更不关心你的孩子,你也甭管我是不是没心没肺,你得承认这一点,平心而论,你关爱过这个家吗?你为我分担了什么?我容易吗,既当爹又作娘!

燕,直到今天,我依然是爱你的,我们在一起十多年的日子,即使没有了爱情也有亲情啊!好吧,离就离吧,我也不想背负沉重的压力,我也不想拴住你乐悠悠快乐单身的日子,孩子归我抚养。你一个高级的白领跟我这么一个落泊的作家有什么前途,“作家”能当饭吃?

我说,我会把孩子拉扯成人的,一如既往,我想我也不会爱上什么人了。

我说,我很累,上有大,下有小,你别把我压坏了,你随时都可以来探望孩子们,我只是无法继续,我们平静地分吧,别给我老妈重击,好吧?

我说,……

我说了许多废话,她慢慢地舒缓下来,不流泪了。她走到我的面前,冷笑着盯着我看,我有点儿心虚,然后她甩给我一记狠狠重重的耳光。

夏雨,你无耻,卑鄙!梦里头叫得十分亲切的女人又是谁?猝不及防,我还正为着我的爱情说词感动呢。在这样悲怆的午后,我摸了摸火辣辣的脸,我总算挨了一巴掌。没有战争,没有炮声,只有午后灿烂的阳光。

砰!狠狠的关门声。我木愣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细细琢磨生活的滋味。

今天的天气真好!

我不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我的骨子里仍然有一个角落盛着点点的温情,写着羞涩的情诗,为着绚丽的雨后彩霞!其实,如今的我在白昼与黑夜里走来走去,我的生活跋涉在一个荒谬的轨道上,我不知道我的终点在什么地方,岸在何方。日子平淡地继续着行程,我渐渐苍老的诗林是否还会有蝴蝶的飞舞嬉戏?梅的花枝灿然着春光。

我站在娇美的夕阳下,霞光展示着妩媚,我眺望着深切流露的热情,脸上满是缤纷的泪花。

这是另外的一个开始。

呼!深深地吁了一口气。

2006.5.22雨夜于峡山棉岭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ieowq.com  酒神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