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你走了,我有多欢喜你走了,我有多欢喜经典散文

来源:酒神文学网   时间: 2018-11-01

  冬雪化作春水,花儿才开放;风雨匍匐大地,光彩才重生;花佯绿才深;叶黄果才红,这是盘古开天地大自然规律和秩序的欢喜。而我们除了年华遵循自然而然,其它的身旁花开花落,伴随日升月落,人生变幻莫测,四面八方。当生活的很多来龙去脉,苦辣酸甜,摸不清,扛不起来,只能怎么来就怎么过;当青葱的欢乐痛彻,缘来缘去,是隐非隐,尘埃落定,是否还茫茫然轻数寂寞花朵,任凭荒芜流经血液,流进脚下一方土地,开不出绯红的花朵,生命失去血色和血性,枯竭的躯壳倒在自己的血泊之中。

  花儿的欢喜在由衷的绽放,昼夜更迭,日落月升,风压雨欺,茅舍疏篱,清香未减。一处花的梦,一朵花的美,所以不与时光争长短,不与岁月论几何,不与他花比高低贵贱,不计较身前身后;小草的欢喜在破土而出,它要迎着朝阳,迎着月光,迎着清风,迎着万象人间,所以以无穷的生命和坚忍埋葬残冬的坚硬和冰冷。

  我的欢喜没有花草的气度与不凡,却有欢喜至上的纸与笔,那是身旁两侧的万水千山,暖花重重,那是我最深情的诗韵着灵魂的梦,那是我心最想到达的地方,那是我生命的光亮。虽然可能如山顶远不可及,如云端高不可触,我愿意试着用这个微光点燃前方那盏梦的灯火,哪怕生命中最亮的,最远的灯火只是一团小亮;哪怕只是遥想花开,只有路上清丽的小花让我开怀,只有淡绿的微叶与我相念。

  我的欢喜像黑夜那一轮明月,像山巅那缕长风般惹我着迷,引我狂奔不停。我可以装饰我的欢喜,可以阳春白雪,可以逆风起舞,可郑州人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以轻盈自如,可以浪迹天涯,可以低约婉唱,可以风景秀丽,可以小桥流水,却像清澈的春水涤练出心灵的清雅,像涛涛大江浩荡着我的天下心胸,像缓缓深水深藏着温柔慈怀。这样的欢喜长存于心,当繁华来了去了,在一万万个寒来署往里,在绕指的风烟里,在庸俗的世态人情里,点缀生命平庸的那几朵嫣红,还会视若瑰宝吗?

  也许我的欢喜仅仅是我的一个梦,不曾飞出半步,或者折损山腰,不曾落地生根,但我曾深深凝望过,曾唤醒我内心清清楚楚的爱,曾充盈过我百无聊赖的时光,曾葱郁过我枯叶般卷缩的岁月,曾让那肆虐的绝望从山顶慢慢荼糜下行;那曾是我为自己撑起的一把人生雨伞;也许我的梦在路上会遭遇冷落,会很孤单,会黯然神伤,但在我心里无比盛大,无比辽阔,无比香甜,向我的春风,如一泓清流,让我明白欢喜的明媚与素雅高贵,欢喜的波澜与山高水长,我会似春来无尽般耕耘,纵然无声如春去。

  人生花开花落不拘某一个时刻,某一时光,也许青春落花成冢,中年渐行渐远,乌丝变成白发,梦想刚好风华正茂,轻轻弹起误拂时光的弦,唱着自己写的歌,借梅花点点蘸我大雪时光,度人生百春。当时光不知不觉流云飞转,物是人非事事休,我已如兰芷香岸多年;当岁月晚凉薄情枯枝,幸未一生枉然;当所有的悲喜随风而去,不留痕迹,却如南来的归雁,年年长见花开时。

  我知道追逐梦的天地也会遇到厚云泥泞,我始终相信前方一定比初花儿还美丽;我真的希望这个梦能让我拥有另一种心爱的生活与相遇,“前生见你在长安,满癫痫病小发作药物治疗城洁白的梨花,盛唐的风,轻轻的刮”;前世与你采菊在世外桃源,满山金黄的菊花,自如的风,款款的刮。梦已烙印在我的前生,必须风雨兼程。乘风破浪,做沉舟侧畔千帆过的那一帆,披荆斩棘,做病树前头万木春的那一木。

  天空云卷云舒,亭前花开花落,其实是行走着的人生。谁去谁留是谁的世界,谁近谁远是谁的境界,识我者自近也,赏我者自呵也。我的盼望清爽如春风,闪亮如露珠;我的渴望萦绕着山巅之常花,高处之源水。

  真正的欢喜不是谁来谁去带来带走的欢喜,而是你向何方,归何处。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ieowq.com  酒神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